<var id="ojry0"><label id="ojry0"></label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ojry0"><option id="ojry0"></option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ojry0"></input>
  • <thead id="ojry0"><del id="ojry0"></del></thead>
  • 400-009-9394客服在線:(9am - 11pm)登錄注冊
    當前位置:首頁>資料>基礎口語
    您是不是在找:雅思 外貿 app 托福 俚語 520

    學英語的方法—英語是這樣被“教”壞的

    發布時間:2016-12-28 09:52:15作者:春喜外語來源:www.amjadzrana.com瀏覽量:
    (轉載請注明出處:春喜外語外教一對一、少兒外教一對一、在線英語培訓)

            學英語的方法—英語是這樣被“教”壞的


            1. 想當然的“語法點”: 在海南用什么介詞?


            這幾個題目都是來自某一本暢銷、“權威”的教輔練習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 He lives _____ Hainan Island.
              A. in     B. on   C. at    D. of

            他住在海難島。答案是B。問題是:為什么不能用in呢?因為出題人的想法大概是“在島上”,所以就是on。那么海南島也是一個區域,就像Long Island“長島”,也有國外官方旅游手冊上用in Long Island的。所以這個答案就很值得懷疑了。)類似這種介詞問題,還有很多,例如:

            Can you tell me the ingredients _____ your pizza?
            A. of     B. for   C. on    D. at

            書中給出“標準答案”是B。但是我們在麥克米蘭的詞典中,看到這樣的解釋:

         one of the substances that are combined to make something.The active ingredient of a drug or medicine is the thing that makes it effectiveone of the things that give somethingits character or that make it effectiveanessential/vital/important ingredient:
    Goodcommunication is an essential ingredient of good management.

            也即是說,無論作為“配料”還是抽象意義的“成分、組成部分”來解釋,of都是沒問題的。更令人費解的是這樣的一個題:

            After school, she often talked to her in English and askedher for her help ____ English.
            A. with     B. at    C. to    D. about

            按照動詞help sb. with sth.來推理,似乎也只有with順理成章。但是“標準答案”是D!查遍手頭的詞典,居然沒找到這個the help aboutsomething的來歷。且不說對錯,我們就說這種在用什么介詞、用什么冠詞的問題上斤斤計較,究竟有多大的意義?很多時候我都懷疑:我們那么多的“語法點”,究竟有多少是中國人自己生造出來的?大家吐槽當年學英語:凡是老師說不清的現象,基本上都是一句話——這是“固定搭配”。
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2.標準答案害死人:為什么不能說No. But…?

            有很多這樣的問題如:


            --Would you like some tea?

            學生回答:No,but I want some water.

            這個回答是錯的!因為標準答案是:No,I wouldn't.——多答或少答都是錯的。據說這是考試的閱卷標準。

            教學跟著考試轉,考試跟著練習冊走,結果涌現出一批被業界公認為“權威”的教輔書系列(當然這里面少不了權利和金錢的成分),最終的結果是,用練習冊代替教學大綱和課本,這在中學——尤其是初中教學中——幾乎成了一個毒瘤。各種考試以“培養準確性”為目的,而這些所謂“準確”的標準,不是課程標準(因為現在的課程標準本質上并無“標準”;另一本“基本要求”也不過是瑣碎的語言知識的羅列)。


            3.提心吊膽寫作文:小心大小寫扣一分!

            在作文教學中,雖然也有關于“內容”的要求,但實際上,對于語言正確的要求,幾乎壓到性占上風,美其名曰“培養良好的語法嚴謹性和拼寫習慣”。事實上大家都知道,如果去評判英語文章內容的好壞,我們今天絕大多數外語老師恐怕都是心虛的——自己寫出的文章是否能脫離四六級考試的模板?況且我們國人的母語寫作能力如何,大家也都是心里有數的。雖然誰都不敢對一篇文章的結構和內容輕下斷言,那么最擅長的、也最容易使用的標準,自然是語法、單詞拼寫——畢竟這是實實在在的。所以不管你文采、想象力、邏輯性多強,有十處語言拼寫錯誤,這篇文章就基本上扣的差不多了,因為總共就十分(中考略高點,但是更難得分,因為只有60詞20分,內容發揮空間幾乎沒有,等于是寫三五句話,這個篇幅只能做一件事,那就是不要犯語法錯誤)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我經常跟學生開玩笑:所有老師都可以很牛X、很拽很狂妄,只有英語老師永遠不敢高調,因為我們本身學的外語,就是有很大局限的——永遠是半瓶子醋,永遠不敢自以為權威。維護教師的權威、掩蓋知識的局限。這就是“英語學習=語法學習”的根源。這種“訓練”和“答案”,其實是把自己有限的知識當成權威,強行扼殺孩子見識的生長。我們總說“能力”(現在好像連能力都顯得low了,現在流行是叫“素養”。),你看,對學科教學的要求,從知識到能力,又到素養,已經三級跳了,我們居然還沒走出“知識”這個陷阱。

            朱大可的一篇文章里說過:在文科教育中設置強制性標準,往往是教育機構無能的表現。一些教育機構或從業人員,為了降低批閱的“勞動強度”,避免不同答案可能帶來的諸多“矛盾糾紛”,而用單一標準答案來“一以蔽之”,但這樣做的后果,不僅擴大了老師和學生之間的認知鴻溝,更引發了家長的嚴重不滿,制造出更大的“社會糾紛”。

            知識和見識是兩個不同的東西。前者是你從書本——對我們中國人來說,則更多是從考試——學到的ABC;而見識,則是要窮其一生去拓展的。在信息時代,許多做老師的,仍然在以有限的“知”對付無限的“識”。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 學英語的方法—英語是這樣被“教”壞的!由【春喜外語】供稿!春喜外語,學英語告別復讀模式,與真人外教一對一面對面交談,不管帥哥還是美女都任你選擇。在線英語培訓,只要有網絡就可以輕松進入學習狀態,老師、上課時間,地點你說了算。5年時間12000名學員的共同選擇,欲了解更多詳情,歡迎咨詢在線客服!
     

    本文標簽:
    秒速赛车直播开奖